曾经历「过程」的前76人球员:那些年球队重建中日子如何度过?

2020-07-16

T.J麦康奈尔越想就越觉得这个标题有点误导人。运动员会对一篇文章进行抱怨,这并不常见,这只是生意的一部分。但是在这次特殊情况里,麦康奈尔恰好是这篇被人热议的文章的作者,12月份的时候,他给球员论坛报写了一篇文章,告诉大家「过程已经结束了」。

曾经历「过程」的前76人球员:那些年球队重建中日子如何度过?

在一月下旬,76人在洛杉矶打客场比赛的时候,麦康奈尔和我说到,因为某个原因,这个标题已被取消了。他把Joel Embiid称作「过程的标誌人物」,还说只有当他退休的时候,这个过程才算结束。麦康奈尔在文章写到了76人的新改变。他们通过交易得到Jimmy Butler,之后又得到了Tobias Harris。此时无需更多的幻想和等待,76人冲击总冠军的机会就是现在。当麦康奈尔第一次和球队签订4年无保障合约的时候,球队正经历非常艰难的处境:很少人对这只队伍抱有期待,即使是这样,76人仍然艰难前进中。从2013-14赛季到2016-17赛季,他们的战绩是75胜253负,输掉的比赛比赢下来的还要多3倍,但是在上赛季例行赛里,76人赢下了52场比赛,在东区準决赛遗憾输给了塞尔提克,这表明球队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好日子要来了。

连续两个赛季赢下50场以上的比赛,他们做到了30多年来都没有做到的事,所以他们并不满足于「再次闯入季后赛」这样的成绩,他们摩拳擦掌,準备要在季后赛大干一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他们,这就是麦康奈尔想在文章中表达的意思。在那天下午,训练结束后,我和他在UCLA学生活动中心聊了会,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像是在球队里的一名学者一样,作为队中在队时间最长的球员,他可以用他那「学院知识」来看待整个「过程」。

当他还是个来自亚利桑那州的菜鸟时,为了能留在球队,他在训练营里努力训练,而我那时在费城是个专栏作家,我记得他自嘲过他带的行李不多,因为说不定哪天他就要把它们寄回去。在第一个赛季里,他一直住在酒店里,直到一月份才搬出来,因为他不确定球队是否会留下他,在他安全度过交易截至期后,他才租了一个房子,但是他说这并没有减轻他的焦虑。

「还是不确定明年会不会继续留在这里,这让我不安。」麦康奈尔和我说道,「而且我已经交了租金了,从生活的角度看,这也让我压力倍增。」

和球队现状类似,麦康奈尔的职业生涯正变得越来越好。他从一开始努力留在球队,到偶尔能打上球,再到进入常规轮换阵容中,再到球队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再到深受球迷喜爱,儘管费城商总是会让他相信一些东西,这让人有点烦恼,但这是一种支持的表现。一路走来,麦康奈尔在「过程」中表现令人印象深刻,这是很多人没有预想到的,他也清楚地知道,他本可能成为那些糟糕赛季的「牺牲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为经历过内部洗牌的「老兵」。他说他很感激那早期「过程」中的日子,因为那时当他担心时,日子给了他「奋勇拚搏」的心态,这让他能在球队坚持下来,这是很多人没有预料到的。

他时常会想起那些已经不在球队的伙伴们,从「过程」的创始人萨姆-辛基被球队聘用的那一刻起,到布莱恩-科兰杰洛短暂的动荡不安的任期里,再到现任总经理埃尔顿-布兰德——这老哥在NBA的最后一年,恰好是麦康奈尔的新秀年——这段时间是球队(或NBA)历史上最有争议的时期之一,在麦康奈尔位置在球队稳定下来之前,超过100个球员曾经加入过球队。这其中有安德烈-基里连科、杂凑姆-塔位元和马杜阿本,他们只是在名单上有他们的名字,但是没有在例行赛出场过。其他的像託尼-罗腾、阿莱克斯-舍维德和霍利斯-汤普森,就是当时球队经常放上交易名单的典型球员。还有其他的球员,像罗伯特-考文顿和Dario Saric,曾经是球队主力球员,也是球迷喜爱的球员,他们帮助球队完成从鱼腩球队变成分割槽冠军竞争者的转变,但是之后为了提升球队阵容深度,球队还是把他们交易走了。对于麦康奈尔来说,考文顿和沙里奇不仅仅是队友,还是朋友。

「很显然,能在NBA打球是一件很幸运的事」,麦康奈尔说道,「但是看到这些伙计们离开,你又和他们有了感情…」他停顿了一会,试着找到合适的词语,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说道:「这很奇怪。」

在很长的时间里,这个「过程」被看作一个极端的例子,提醒着我们,职业运动经常是不动情感的,它需要冷酷的计算。除开我们经常说NBA有多幺业务化,或者经常强调「这就是一门生意」之外,其实还有一个非常真实且容易被人忽视的人性。我们很容易这样想,拥有财富和名气的职业运动员是不会被现实生活的问题所困扰的,这可能有点道理。世上没有东西是绝对的,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家庭的大活人啊。我和以前在76人待过的球员聊过我一直好奇的话题:曾经历「过程」对于他们来说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曾经历「过程」的前76人球员:那些年球队重建中日子如何度过?

他们当时无法相信发生的一切。多年过后,一些人现在还是无法相信。

「我们都很震惊。」关于那时「过程」的开始,赛迪-杨几个星期前这样和我说道,「我们都体验了一回,我们都有谈过,直到今天我们也还谈论过,这真的太疯狂了。」

杨现效力于溜马,但有可能会改变,他在休赛期会变成自由球员。在来到印第安纳之前,他效力过篮网和灰狼,但是他待得最久的球队还是那支在选秀中选中他的球队。76人在2007年选秀中,在第12顺位选中了从乔治亚理工大学出来的杨,他那时只有19岁,他在76人打了7个赛季,打得最好的一个赛季是2011-12停摆赛季,他们到东区决赛只有一场胜场的距离,那时队中不乏好手,有朱-霍勒迪、Andre Iguodala、路-威廉姆斯、埃文-特纳和尼古拉-武切维奇(他在当时总教练道格-科林斯执教下没有获得足够多的出场时间)。想想我们要是把当时的这套阵容放到现在的东区决赛来,会是怎样的情况呢?这是个有趣的假想实验,但是76人对此不感兴趣。之后,76人在一个注定失败的四方交易中得到安德鲁-拜纳姆,把伊戈达拉和武切维奇交易出去。拜纳姆没有为76人出战过一场比赛,这个失败的交易也导致了科林斯的下课和球队主要高层罗德-索恩和託尼-迪莱奥被解僱。

在2013年,76人管理团队主要由大老闆约书亚-哈里斯和合伙人大卫-布利泽领导,他们聘用萨姆-辛基来重建球队。霍乐迪、特纳和杨那时还在球队,斯宾塞-霍伊斯和拉沃伊-阿伦也在,他们还能进入常规轮换阵容中。根据那时队中一些球员和我说的,最近也是一直讨论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新领导层究竟想干嘛,在2013NBA选秀夜上,他们才知道这些人究竟想干嘛。那晚,76人把23岁刚成为全明星球员的霍乐迪交易到纽奥良鹈鹕,换来诺伦斯-诺尔和未来首轮签(之后被用来选中Elfrid Payton,再用他换来Dario Saric和另一个首轮秀)。大家所熟知的「过程」就从那晚开始了。

「这真的让人挺沮丧的,」霍伊斯前几月在电话里和我说道,「你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这让我思绪万千,冷静后再想想,‘如果他们对一个全明星球员都这样做…’你就清楚你处于怎样的环境中了。」

最后,实施「过程」的第一个赛季是奇怪和紧张的,即使是以「过程」的标準而言。球员们不只在私底下讨论交易的事情,他们还把它拿到檯面上讨论,就像霍伊斯说的,「我们都知道迟早都要来的。」果然,霍伊斯在2014年2月被交易到克里夫兰骑士,76人得到厄尔-克拉克和亨利-希姆斯,还有两个次轮签。(在本赛季签约湖人发展联盟球队前,他已经离开NBA有段时间了)阿伦和特纳则被交易到印第安纳溜马,换来一个次轮签和丹尼-格兰杰(之后76人买断了他的合约,所以他从未出过场)76人那个赛季仅赢了19场比赛,只有四场是交易截止日期后赢的,之后在夏天休赛期,在一次三方交易中,Andrew Wiggins和Anthony Bennett去了明尼苏达,Kevin Love则去了骑士,而76人把杨交易到灰狼,得到卢克-理查德-巴莫特、舍维德和一个未来首轮签,之后被用来选中蒂莫西-鲁瓦乌-卡巴罗。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杨说,他知道他肯定会被交易,只是时间的问题,当他和小孩说要离开费城,到其他地方重新生活的时候,小孩太小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幺,没吵没闹,他们和其他小孩还没熟悉,也不会影响学习,这还好点。当交易发生时,杨就一直安慰自己「这只是生意」,他也想念那些曾是球队核心,现在在其他球队也混得不错的伙计们。不止是杨,霍乐迪告诉ESPN记者,费城的球迷经常和他说「球队当时就不应该拆散这个阵容的」,他就觉得球迷说的没错。(霍乐迪婉拒了关于本次文章的採访,其他有几个也是,包括特纳和辛基,当然了,科兰杰洛也不会来。)

一些球员到新球队的过渡情况比其他球员要好多了。霍伊斯去了一支正慢慢变好的队伍,能在合约年里有无限开火权,之后一个赛季里,受伤的杨被在重建中的灰狼交易到篮网,但对他来说也不是个理想的落脚点。特纳可能是受打击最大的那个,他在76人打出了生涯最好数据,但是只能在溜马担任不合适的角色,那时溜马是季后赛球队,76人还不是,特纳被用作Paul George的替补角色,落在底角位,有机会就投三分,这并不是他擅长的东西,之后他还和兰斯-斯蒂芬森发生冲突,不知道这是他在印第安纳的低谷点还是高光时刻,可能都是。

76人和辛基很频繁地更换球员,这通常是状况糟糕的球队经常会做的事情,特别是要加强板凳实力的时候。(好的球队也会发生这种情况,在上个星期,对上公牛队时,Greg Monroe进入到76人大名单中,他也成为76人本赛季第26名上场的球员,也是球队记录)近些年来,我和辛基也谈过许多,我发现他并不像那些评论家说的在交易或者裁掉球员时那样的冷酷无情,我和他有过几次对话,在对话中,他向我解释道当事情不得不做的时候,你才去做,这已经晚了。做出交易或者裁掉球员的选择对他和身处其中的球员都不容易,我之前有写过这件事,但是那认为辛基与人疏远,不擅长处理人际关係的看法是错误的,不能因为他不常在摄影机露面,就说他幕后不会与人交流。

当特纳被交易到溜马后不到一个月,再次回到费城时,我才第一次完整了解整件事,这是个複杂的故事(随着那些事情已发生了),每个支持76人的人都想和他谈谈。有一次我问他和辛基的关係怎样,原以为他会抨击这位前任总经理,然后我就有素材 来写一篇简单的关于不和的评论文章,但是他没有,我不记得具体他说了什幺,他说他尊重辛基,也理解他处理问题的方式。他还告诉我们,在交易发生后,辛基还亲自送他到机场,路上他们谈了很多,从76人旧训练中心到费城机场路程并不远,但是他们从球队、个人角度都聊了很多,特纳感激这种「分手」的方式。

去年,在波特兰去往全国各地的路上,特纳看到现今76人的火热状态,他对记者说道,「和辛基说,我还是不懂‘过程’是个玩意,但是这个东西现在起作用了。」

曾经历「过程」的前76人球员:那些年球队重建中日子如何度过?

「过程」没有马上完全起作用,而且代价也很多。

在76人选中Joel Embiid和Ben Simmons之前,诺伦斯-诺尔被认为是球队重建核心,毕竟球队送出霍乐迪才得到他。诺尔在第一个赛季就因为韧带撕裂而赛季报销,之后伤病也成了他在球队主要面对的问题。但他经常和球队待在一起,在主场比赛开始前,你总是能看见他在练习罚球,而Brett Brown就在后面看着他。他俩经常一起练球,布朗让诺尔单手单脚联络投篮,像空手道小孩练习那样,布朗就一直给诺尔喂球。布朗欣赏诺尔(布朗几乎对每个人都这样),诺尔也欣赏布朗,他们经常待在一起。虽然球员和教练有着良好关係,但是球员和管理层的关係并不好。

诺尔等到16年10月份的时候才接受膝盖手术,这延迟了他2016-17赛季首秀的时间,错过了头23场比赛后才复出,球队坐不住了。不久后他重新回到球队,但是又扭伤了脚踝,恢复过程很缓慢,这次诺尔坐不住了。在12月份输给湖人的比赛后—那场比赛他只有8分钟上场时间—他找到记者说道「可能是我状态太好了,才让我打这点时间,不知道他们在想什幺」,还建议球队「快点把这破事解决好」。

那是恩比德在联盟的第一个赛季,那时球队还有个「探花」新秀Jahlil Okafor,很多人都知道这些前场球员的状况很糟糕,即使诺尔愿意继续留下打球—实际上没有—他们也没可能一起站在场上。显然,想到在休赛期要给即将成为限制自由球员的诺尔这幺多薪水的时候,76人知道是时候做出决定了,有人必须要离开,而这个人就是诺尔,他被交易到达拉斯,换来Andrew Bogut(球队买断了他的合约,没有出场过)、贾斯汀-安德森和一个受保护的首轮签。

这对于布朗很艰难—麦康奈尔告诉我,在诺尔被交易后,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的伤心,他带上运动衫上的兜帽—但是诺尔却很兴奋,在上赛季开始的时候,我找他聊过,那时他还在独行侠,他告诉我这笔交易让自己缓了一口气,他对于一个能有更多机会表现自己的新环境很期待,我们这段对话是发生在他决定冒险拒绝了独行侠4年7000万的报价,只是为了能成为一个非限制自由球员。「在达拉斯比以前要更舒心点,」诺尔和我说道,「现在感觉不错。」

像大家知道的那样,这并没有变得有多舒服,事情也没有得到好转。不久后,诺尔就掉出了里克-卡莱尔的轮换阵容,被「冷藏」起来。没球打的日子变得很艰难,有时诺尔想在比赛中途去买个热狗吃,看球都看饿了。后来,诺尔在奥克拉荷马找到归属,当我们在赛季初期聊天的时候,他说他想清楚了一些事——费城没有毁掉他,但是毁掉了他那些老伙计的生涯。

诺尔说他欣赏辛基(当初交易得到他),但是不喜欢科兰杰洛(把他交易走了)。在他看来,科兰杰洛用捣乱诺尔生涯的方式,来捣乱奥卡福的生涯。那时奥卡福还在76人,但是直到留在球队最后时间,他还是没有进入轮换阵容。在赛季初期,76人到萨拉门託打比赛的时候,我看到了奥卡福,在训练结束后,因为他没有出场时间,所以我就拍了一段他在体育馆楼梯跑步的影片,他和我说这是为了保持身材,拍摄结束后,我和他聊了会,我能明显感受到他不太高兴。几个星期后,当我把这件事告诉诺尔,他摇了摇头。

「他们做的很多事我都理解不了,」诺尔说,「看到他这样,我很难受。他能在新秀赛季场均得分17.5分,场均7个篮板!我会一直支持他的,他还能打,我知道他是个NBA球员。」

诺尔对76人「冷藏」奥卡福的做法表示质疑,他说奥卡福高大又强壮,能在联盟做很多了不起的事情,他也确信奥卡福会克服这个困难的,他对这个前队友新的饮食控制要求表示敬佩,通过控制饮食,奥卡福的身材从鬆散变成很结实。

「他是素食主义者,对吧?」

没错,他是。

「看吧,」诺尔摇了摇头,说道,「只要是需要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从目前生涯来看,诺尔可能是个不错的前场球员,但是未来前途有限。奥卡福本赛季在鹈鹕有时打得不错,但还没好到足以证明当初76人选了他而不是Kristaps Porzingis的决定是正确的,当时尼克用第四顺位选了波神。没必要去责怪诺尔挖苦球队,他只是不明白为什幺科兰杰洛和76人要这样对待奥卡福,他有自己的想法。

2017年10月份,76人决定不执行奥卡福合约中的第四年选项,这意味着在那个赛季结束后,他会变成一个非限制自由球员,球队明白要弄走他,很多人以为76人要幺直接买断他的合约,要幺让他自己选择下家,但是科兰杰洛想找到一个交易方,就算得到一个不是自己想要的球员也可以。这太疯狂了,76人搞乱了整个交易市场,他们还不如直接执行奥卡福合约中第二选项,不要再耍他了。最后,76人把奥卡福、Nik Stauskas和一个次轮选秀权送到篮网,得到特雷沃-布克,布克在76人打了33场比赛后就被裁掉了。这意味着科兰杰洛白白送给篮网一个次轮签,还不如直接买断奥卡福,要怪就怪辛基吧,就这样吧。这是我看过的最愚蠢、最不讲究回报的交易之一。

这些事情对于布朗也非常的艰难,「我觉得这不是遗憾,这是对人性的一种失望,」布朗这样说道,「当他还在球队的时候,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

这是很典型的反应。在很多时候,布朗爱护他的球员,而多数球员(不是全部,之后会讲到)也爱护他。从他成为76人总教练开始,他就强调文化和团队的重要性。从他的建队想法上看,和球员们保持沟通时非常重要的,从人性角度看也是这样——这就导致他的工作有时变得个人化,变得很困难。

「这很困难的原因是,当我的教练生涯结束时,—无论是在奥运,无论是在NBA,还是在Popovich身边—我会发现其中的乐趣就是如何处理和球员的关係。」布朗最近和我这样说道,「我尊重他们,我感谢他们,我也想念他们。」

布朗和我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多次讨论过这件事,他喜欢谈论在工作的人和事,这次特别的对话发生在一个多月前,他打电话给我说要讲一个不同的事情,但是不久前我们聊过大家熟悉的事情。在他执教的六个赛季里,很多球员来来去去,他很确定地告诉我,他并不想过分夸大「这就是职业运动」的概念,他也明白在如此变化无常的行业里,和别人建立真实的关係是很危险的,他一直记着,但是他根本不喜欢这样。他说「失去一些人很正常」,他希望离开的人能找到更好的位置。当布朗出现在前76人助教比利-兰格成为圣约瑟大学总教练的记者会上时,我们并不感到惊讶。

「忘却和别人一起经历的时光,」布朗继续说道,「或者当别人有了点进步,就去搞破坏,然后离开,这不是我的做事风格。」

曾经历「过程」的前76人球员:那些年球队重建中日子如何度过?

不是每个人都这样觉得,一些人更乐意往前看。之前待过76人队的託尼-罗腾和霍利斯-汤普森,不想和我聊这篇文章,Dario Saric一开始也是不愿意的。和他一起的罗伯特-考文顿和杰里-贝勒斯被交易到明尼苏达,换来Jimmy Butler。沙里奇和灰狼在洛杉矶打比赛的时候,在UCLA约翰伍登中心训练结束后,我把他拉到一旁,但是他并不对我所要谈的话题感兴趣。

讲到明尼苏达,他不止一次说道「这里很不错」,这里的教练、队友和球队都「对我很尊重」,他说他不会抱怨什幺,他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接受採访,但是几分钟的时间后来变成了很多分钟的时间,这就是达里奥的性格啊,后来我们还是谈到了这件事。沙里奇一开始没有急着谈论「过程」,因为这已经翻篇了,但是毕竟参与过其中,所以他儘量避免这个话题。在费城他是先发,在明尼苏达的位置,他说道,「这有点困难,有点不同,但是我在努力克服它,我在想办法解决它,我想好好打球。」

在费城,上赛季每场比赛他有大约30分钟的出场时间,而到了明尼苏达,上场时间变少了(大概是场均24分钟),然后他的得分、篮板、助攻和三分球都下降了很多,他和我说,他不想去说费城还是76人什幺的,「都不关我事了」,然后在下一段话,他的话锋就转变了。

「当你在这里打球,你也是球队的一部分,当然也是‘过程’的一部分」,沙里奇继续说道,「如果你已经不在球队了,你就不是‘过程’的一部分了,我就是这样,有点难受。」

随着我们聊得越多,他想说的话越多。像发简讯给T.J,看看他的旧队友们过得怎样啊,他喜欢Brett Brown和他的教练团队,也明白为什幺球队要得到巴特勒,他认为76人问题有机会打出一个伟大而精彩的赛季,他也说道他也不知道76人在季后赛会打得怎样,他用「超级达里奥」的口吻解释道:

「我不是女巫,怎幺可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幺。」沙里奇说道。

说完就拿出一副帅气的太阳眼镜戴上,开始「骚起来」了。

当贝勒斯结束投篮训练时,沙里奇示意让他拿张凳子一起接受採访,突然沙里奇从一开始不情愿接受採访,变成现在帮我拉人接受採访。和沙里奇一样,贝勒斯一开始也是不想谈论在费城的经历,直到沙里奇插话并怂恿他讲出来。

「来嘛,JB,说出你的故事,你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沙里奇取笑道。

这个问题是关于贝勒斯和布朗的关係,这个问题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我只想引出下面的问题,我以为贝勒斯会讲很多,但是他没有。

「和布雷特的关係?不是很理想,」当沙里奇透过他的太阳眼镜看着我们的时候,贝勒斯这样回答道,之后沙里奇离开了採访,贝勒斯继续说道「这种情况,很显然,从我签约到我到球队打球,一直都是不理想的,但是这就是生意的一部分。」

但在明尼苏达就不一样,贝勒斯说道,这里的人「对我都是公开和诚实的」,他所要的就是这些。这也暗示了76人并没有对他开诚布公,所以我直接问他:你觉得费城缺乏诚信吗?

「是的,」他回答道,「我就是这样想的。」

在2016年7月,贝勒斯和76人签了一份3年2700万的合约,但之后他伤了手腕,需要手术,在费城的第一个赛季就只打了三场比赛。他知道任何一名NBA球员如果缺席整个赛季的话,「球队名单会发生变化」,他「从这个角度去想,也不会去责怪球队。」但是问题是,当他伤癒复出,可以打球的时候,他却没有上场的机会,上赛季例行赛他只打了39场,场均出场时间不足24分钟,到了季后赛,他完全上不了场,有场比赛他就上了两分钟,刚换上去就要被换下来,他感觉球队在耍自己。

「当你的计画有变,球员的角色有变时,和球员们开诚布公地对话一次,我觉得很公平吧,」贝勒斯说道,「特别是你当初要签我的,但是对话还没有过。」

当我想知道这是不是和球队高层计画有关,和科兰杰洛有多大关係的时候,贝勒斯挥手表示没有。

「不不,这和科兰杰洛没多大关係,他对我挺好的,」他继续说道,「科兰杰洛不能决定谁可以打球或者怎样打球,所以不管他的事,他和我相处得不错,他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是布雷特和我,老实说,自从我受伤后,关于我的角色问题,我俩就没有好好谈过,因为事情不一样了。」

贝勒斯没有说他被交易了有多开心,但他承认「一旦信任被打破了,在我看来,对于任何一个球员这很难再去相信别人。」(对于贝勒斯,布朗不愿透露太多细节,只是祝他好运。)在那个下午之前,我没想到贝勒斯会是前76人不高兴球员名单中的一员,也许是因为当他还在球队的时候,我没有足够时间去考虑他,他一直都在,但是他不像是「过程」中的一员。在76人的两个赛季里,他场均8.1分,1.6个助攻,他总是被忽视,这或许就是他感到委屈的原因吧。

当贝勒斯讲到76人和他对这件事都已经翻篇时,沙里奇得到某种暗示,他拍了拍贝勒斯的肩膀,他俩同时站起来,沙里奇对我点了点头,说道「感谢你採访我们,」之后他们走向球队大巴。不像心理学家分析那幺透彻,我觉得沙里奇看起来有点失落,或者至少说他不像在76人那样高兴了。

几週后,我们又看到那个熟悉的热情洋溢的达里奥。「The Rights to Ricky Sanchez」广播栏目组组织了一次客场之旅,他们召集了一些费城忠实球迷,三月份会去明尼苏达观看76人客场挑战灰狼的比赛。在那场比赛中,达里奥从费城球迷那得到许多爱和支持,灰狼的观众们还不知道要怎样应援沙里奇,所以他们就跟着费城一起给他加油。在76人击败灰狼后,沙里奇走出球场,向里奇的听众们表示感谢,还和他们拍了张大合照。如果听上去很做作的话,我向你道歉,但是这个重聚的时刻真的很温馨。不难发现,沙里奇对球迷的支持感到十分感激和高兴,但当他最后离开挥手告别的时候,他的笑容逐渐在脸上消失了。

曾经历「过程」的前76人球员:那些年球队重建中日子如何度过?

在过去几个赛季里,那些被交易或者被裁掉的76人球员内心情感应该是非常複杂的,那些能留下来的球员也是这样。多年来,经过三代管理层变化和他们各自的计画改变,从最初时这段旅程的开始到如今,布朗一直坚守着,他看见过身边太多走走留留的人。当我告诉他这些事情中,肯定有对他造成伤害的几个瞬间,他没有反驳。

「当然了,肯定有。」布朗说,「但是没必要对此过度反应,我知道,我也明白,我不是那种自命不凡,很高冷的人,我很喜欢和人打交道。」

我们在二月份的某天里谈过,在纽奥良,布朗坐在去往机场的球队大巴上,76人前天晚上以一分分差险胜鹈鹕,他们正在去往奥克拉荷马挑战雷霆的路上,之后那场比赛也赢了。巧合的是,在连续作战之后,球队有时间让球员们去看望两位前队友,布朗对此感到很高兴。

「举个例子,像接下来我们要去探望诺尔,」他告诉我,「听过他在奥克拉荷马有了新家,他也在联盟重新站稳了脚跟。昨天能看到奥卡福打球感觉不错,他看起来状态很不错。」他对沙里奇和考文顿也有类似的祝福,他把那次交易称作「最需要铭记的一次」,因为它代表整个「过程」历史上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布朗继续说道,「一个是从无名之辈转变到联盟顶尖防守球员,拿到了6000万的合约,我们也希望达里奥一切顺利,能够获得一份大合约。」

在布朗登机之前,他补充说道,「当你突然失去一个球员,之后他们的生涯变得更好,你会为他们感到骄傲。」这是他对沙里奇和考文顿的期待。这淡淡的伤感让我想起麦康奈尔在球员论坛上写的一句话:「‘过程’在我看来,重要的不是过程本身,而是参与其中的人们。」

虎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