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跑色鬼却惹上祂的醋桶老婆

2020-05-28

赶跑色鬼却惹上祂的醋桶老婆

※本篇为【小柠檬】专栏投稿者经历,涉及个人观感,请斟酌阅读。

※内文皆使用化名。

※职业:我是道士

*续上篇*

时过境迁,大概三个礼拜后,傻妹又打电话给我,但这次可就没那幺平静了。早上6点接到电话,我还以为她这次终于记得带点伴手礼给我,一接起来却发现完全不是那幺回事。

「老玄,呜呜呜赶快来帮我啦。」电话一接起来就听到傻妹在哭,我吓了一大跳,傻妹傻归傻,但她为人其实很坚强,遇到事都尽量自己解决,没办法才会开口拜託人,即使在夜店遇到问题也都自己霸气解决。认识她这几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哭。

「怎幺了?慢慢说,别急,我在听。」我赶紧安抚她。

「我家、我家有女鬼啦!」话音未落,我就听到她旁边有声音。

「喵喵喵啊啊啊!」我家也有养猫,可是从来没听过猫这样叫的,彷彿是极度惊吓,或者被逼到墙角的感觉,那声音给我的感觉、跟猫主人给我的感觉一样,无助、惊吓、而且有危险。

「妳现在怎样,没事吧?妳又带什幺东西回来啊?」我一边说一边换衣服,拿好东西準备出发。

「我还好」「硄!」好字都还没说完,就好像听到什幺东西倒在地上,旁边的猫又开始鬼叫。

「好个屁!我现在过去。妳不要乱来,到妳家楼下的便利商店等我,可以的话两只猫也带出来,上次给妳的七星剑记得带在身上。」

「喔好。」傻妹这次是真的吓傻了,呆愣愣的回答,完全不像之前那样活泼斗嘴。

我赶过去的时候,傻妹一个人提着猫笼在楼下等我,看她的样子确实吓傻了。

「小姐,到底怎幺了?」站在她身后的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看到我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她的状况确实很糟,不仅精神状况差,身上丝丝鬼气都说明了这次对象不好惹。

「老玄,我家有女鬼,而且晚上还一直很兇的问我为什幺要抢她老公!」呃老公?其实我们可以慢慢说,不用一边说一边把我往楼上拉。

「对啊!一个穿得很现代、长得满好看的女生昨天晚上一直问我,为什幺要抢她老公。」

「具体是怎样?妳说说看。」我把她拉回来。

以下是傻妹的叙述:

我的工作经常要跑国外,因为上次做的业绩很好,经纪又安排我再去一次香港。由于上次带回来的东西老玄都说不行,这次我学乖了,除了吃的跟衣服外什幺都没买。不知道是不是对上次的事有阴影,这次我去香港有点怕怕的,何况还是待在同一家店。

前几天都还好,但后来我开始做恶梦,总觉得房间里有东西,睡觉也不敢关灯,可是晚上还是觉得有东西在我房间,还一直梦到有人在找我、追我。

赶跑色鬼却惹上祂的醋桶老婆


▲示意图/Pakutaso

我把老玄给我的七星剑从包包里拿出来,才停止做梦。但离开香港前一天我去逛街的时候,不小心弄掉包包,还好找回来了。我确认包包里的东西都还在,就鬆了口气回饭店。晚上睡觉前我才注意到,老玄的七星剑不见了,怎样都找不到,我急得要命,也不敢睡觉,一直到早上才不小心睡着。

我一睡着,就感觉耳朵旁边有一道风吹过。我立刻惊醒,东看看西看看也没有东西,还以为是自己吓自己。但是当我看到我的手鍊断在床上,我吓呆了。那是细金属鍊耶,没那幺容易断的!而且那还是老玄加持过的。

「找到妳了。」

我再一次醒来,才发现刚刚是在做梦,外面已经天亮了,我急忙检查我的手鍊,不在手上、也不在床上,本来以为应该是收进包包里,鬆了一口气时,我脚一落地就踩到那条断掉的手鍊。我低头一看,差点没跳回床上。

但天已经亮了,我就收拾东西準备搭机回台湾,原本是想一回台湾就联络老玄的,可是昨天没睡实在很累,又想说回到家了应该比较安全,就没打电话了。

但一回到家,我就不这幺想了。小王子和小公主(我的两只猫)一看到我回家就叫个不停,一下躲我、一下又不知道躲着什幺东西。我以为只是我去香港太久,让牠们有点陌生而已,人又很累,没管牠们就去洗澡睡觉了。

这次她直接出现在我梦里,质问我为什幺要抢她老公,要我把她老公交出来。我只能说我根本不知道她老公是谁,我明明什幺都没带回来呀!她一听就生气的拿起了一个瓶子就要摔,瓶子摔到地上破掉的那一刻,「乓」一声,我也从梦中惊醒了。

跟上次不同的是,醒来后真的有个瓶子摔破了。可是我家就只有我一个人,那个瓶子又比较重,不太可能是猫没事去推的呀。我是真的吓到了,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我就急忙打给老玄。没想到,讲到一半又有个瓶子破了,我只好带着我的猫下楼等。

--

于是,我们就回到傻妹的住所。一开门就看到一个瓶子正要掉下来,而地上已经碎了两个。唉呦,这是要给我下马威是吧?

我木剑出鞘一挥,那个脚贱到在踢瓶子的女鬼立刻缩脚。我一跨步,将瓶子推回去摆好,就转头对女鬼说:「妳想干嘛?哪来的疯女人到这里讨老公。」

会这样说,是因为我之前遇过一个女鬼,老公跟酒店女人跑了想不开,死后看到酒店小姐就缠着人家讨老公。

「你身上也有我老公的气息,你们这对狗男女把我老公藏哪去了?」我也有?冤枉啊,我不搞基的!这段话差点让我白眼翻到屁眼去了。但仔细一想,她说我身上也有气息?该不会

「O!给脸不要脸,妳老公是吧?这两只哪一只自己选。」还好我没那幺快处理掉那些鬼。我打开箱子放出那两只色鬼怎幺听起来有点像金斧头与银斧头啊?


我本来还以为应该是比较猥琐那只,结果西装笔挺的那只一看到女鬼,竟然马上又想钻回箱子里去。

WTF,原来也是个怕太太的,第一次见到怕老婆比怕道士还多的鬼!只见那女鬼上来想把他往外拉,只是这两只的根都被我锁在箱子里,她是怎样都拉不走的。那女鬼眼见拉不动,气势汹汹的指着我的鼻子要我放开。

嘿,还放开咧!女鬼拉老公的同时,我咒都念完了,三个都给我进来吧。于是乎,这个气势很兇但是其实不怎幺厉害的女鬼,就这样进了我的箱子。

我转头,看见还呆愣愣的傻妹,拍拍她的头,跟她说明了原委,也说之后不会再有事了,接着给她一把新的七星剑。我再次嘱咐她,我不介意她找我,但我介意她一直惹麻烦。

我是行走两界,代天巡狩的阴阳道师──命玄,其实我也怕老婆啊。清明快到了,前几天又接了一件处理祖先的,前乩身竟然遭其他修行人盗运,还遇到直接变厉鬼的祖先,一个80年前就写好的计画究竟是什幺事呢?

*命玄看更多*

*【小柠檬】职人专栏看更多*

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不论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欢迎来信r4517@ettoday.net

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欢迎自由投稿,还有机会登上网站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