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伤害你的人,连一句「对不起」都说不出口?

2020-06-15

道歉这件事情有时候不是因为他发生了因此我们注意到,而是因为他没有发生我们耿耿于怀。XXX刚刚每天都没把事情做好,搞得大家要陪他加班,更奇怪的事是他竟然一句道歉都不会说。我男朋友原本要带我去看医生的,结果他竟然又忘记了,跟别人约出去,跟他讲他竟然连一声「对不起」也不会讲。

连声「对不起」都不会说,这种感觉就像一支箭,射到我们脑门上,让我们恨得牙痒痒,但又有苦说不出。说句「对不起」或许不会让别人原谅你,但不说「对不起」绝对会让别人不仅不能原谅你,更会否定你这个人做的其他努力。

道歉这件事情这幺常在我们生活中扮演某种角色,因为我们时常会做错事情,我们时常会不小心没注意到一些要点,我们时常会因为自己的怠慢或是缺乏能力,而影响别人,甚至伤害到别人,因此我们需要说声「对不起」,因为这样才能让伤害在内心的发酵终止,或许不一定会终止,但没讲那一定是会继续发酵。

道歉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们对于因为自身产生的伤害,作出承认,并且有意图地想要终结伤害的作为。道歉或许不能代表什幺,但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种表示认错诚意的行为举止。撇开个人是如何认知到自己有没有产生伤害这件事情(因为很多人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也不会走到道歉这件事情),道歉基本上是可以很清楚去发掘每个人的差异的。

有些人总是会道歉的很小力,轻描淡写地讲而已,有些人道歉的恰到好处,也让人感觉很舒服、但也有些人几乎什幺事情都道歉,把道歉当作口头禅,当然也有一种人是什幺都不道歉,很少会觉得自己错的。这可以说是每个人的道歉性格,这就像一道光普一样,从完全不,到凡事都道歉,中间点或许是一种平衡,而每个人显然都坐落在光谱的不同位置。

为什幺伤害你的人总是不会道歉?

你一定会觉得其实道歉每个人都很会,但有一种状况你确实时常感受不到道歉的诚意,那就是当这个伤害是比较严重,或是已经对关係产生了破坏性的影响。有些人甚至做了伤害你生活的事情,破坏了你原先对于生活的经营,导致你难受或是痛苦,你觉得他们应该严重地道歉,但他们却没有,他们却完全不想认为自己有错。

你心里一定会想,为什幺?或许有一个很实质的原因,就是这个错误可能已经超乎他自己能处理的极限,他开始用捍卫自己信念与价值的角度来思考自己做的事情,他发现他可以自圆其说,因此进行了一连串自我保护的内在辩解。他会说为什幺我不能想做什幺,我是为了你好,或是每个人都这样啊!之类的话,要不就是强化自己自私的力道,让你知道人本来就是该为自己着想,要不就是把一切都用「为了你好」来包装,掩饰自己对别人生活的冲击。要不就是把自己类化到所有人身上,告诉你全天下的人都是如此,我只是随波逐流的人。

除非要跟你道歉的人他同理了你的处境,也认同自己是照成伤害的一方,要不然这句道歉可是非常难说出口的,甚至会用强烈的力道想要导致根本不值得道歉的这个气氛。伤害别人的人并不代表内心不会带有羞愧感与罪恶感,有时候就是因为多方的指责太过于强烈,反而让他们强烈的情绪导向自我保护的回应模式,他们用保护自己避免别人指责所带给自己的冲击,但也因为这种自我保护,强化了「其实我根本不需要道歉」的想法。

所以你有时候要从真正造成伤害的人获得道歉是很困难的!

把道歉当成反射动作

在另外一个极端的人,是把道歉怪在嘴边,或是是太想要做和平处事的人,总想要跳过沟通,或是讨论伤害的过程,一直把道歉放在嘴边的人,是习惯性地想用道歉跟大家说,「我们就别计较了」,「好吧!我知道了,我们往前看」。或许只是习怪性地用道歉了解对方的愤怒,或是想要逃避可能的冲突,但心里却可能没有仔细想过,到底是什幺伤害,或是到底是什幺样该负的责任,这样的道歉也总是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开心,因为道歉如果只是口头禅,那没有什幺代表性,你不小心迟到了也道歉,你不小心外遇了也道歉,而且道歉的很快,很急,可能都还没有意会到我们内心渴望道歉。

过度道歉的人或许是因为把道歉这件事情看得很轻,有时候也是逃避去面对自己可能在无心中所产生的伤害,虽然意思上是负责了,但却从未真正釐清到底自己该负的责任是什幺,反而这种反射动作会带给别人与自己一种相互贬低的感觉,自己觉得好像很卑贱,什幺都退让,而对别人来说,你随口的道歉好像你也不曾在意自己做的一切一样,这两种都伤害了彼此的关係,浅移默化地。

道歉作为一种道德的修复

道歉本来就是一个很值得慎重执行的事情,因为他是维繫健康关係的根本,当有错误发生在彼此之间时。这就如心理学家Elizabeth Spelman所说的「道德修复」,道歉是一种重新稳固自己道德基础的尝试,真诚的道歉代表你承认自己违背了原先的道德或价值观,并且有意图地让对方知道,这不是理所当然该发生的,而至于是什幺样的价值观,就是你以人的和谐与不伤害为重,你以彼此的尊严与自由为重。

这样讲好像道歉很严肃,但事实上是如此,因为道歉确实是你还有意维繫彼此尊严与关係的重要尝试,它需要智慧,与精熟的态度,而你也认同对方是真的需要道歉,只有你想清楚了你真的觉得对方需要你的道歉时,你才是真的走向真诚的道歉。

参考文献

Spelman, Elizabeth (2003). Repair: The Impulse to Repair in a Fragile World. Boston: Beacon Press.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